当前位置: 主页 > K逸生活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2020-06-10 20:18:40 作者: 320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第一届的台湾影展即将在 4 月 3 日在伦敦开幕。策展人 Aephie(陈绘弥)从今年起将带着台湾电影到欧洲壮游,去没有听过台湾故事的地方,讲给彼方的人们听。她希望这是长期扎根的第一颗种子。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为什幺台湾需要自办影展?台湾电影近几年主要透过Chinese Visual Festival(CVF,华语映象节)与London East Asia Film Festival(LEAFF,伦敦东亚电影节)在伦敦露面。台湾有杰出的电影参展,政府也赞助这些影展。这些交流很好,但终究 CVF 与 LEAFF 有其各自的策展路线,我们必须成为别人讲故事的素材,并「赞助别人的选择」。于是我们看到两年前「太阳的孩子」被选为 CVF 的闭幕片,但该怎幺理解这部以阿美语为主的动人电影,得被归为“Chinese film”(「华语」电影)的无奈?类似地,达悟语贯穿今年的「只有大海知道」,一个达悟的故事,是否有可能不依附在「华语」帽子下而被认识?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离开既有的电影节,台湾需要投资自己的影展,诚诚恳恳地讲自己的故事。但伦敦是个办影展很困难的地方。困境之一,是过去政府补助以学院为放映管道的副作用:台湾电影在伦敦长期透过学院放映,政府也尽力资助学院研究的推广与交流。这是很重要的工作,不能苛责,但也因此,对学院外的观众而言,台湾电影是带学术兴头的东西——而大多数人自然是没有这种趣味了;对学院内的观众而言,台湾电影则是一种在学院内「免费」可以看到的研究素材。这些都降低了电影的商机。

也有许多人,无论他看不看电影,对台湾已持有既定的想像,于是新的故事不容易说进别人心里。这和台湾影展的第一站,成了强烈的对比。台湾是第一个在冰岛办影展的亚洲国家,冰岛的观众对台湾没有预设,他们不从美中日间的夹缝间将台湾看得窄迫,他们并不佔据陆地的中心而视岛屿为孤悬的边陲。当你不因冰岛是小国而轻慢,他们也回报予对等的敬意。正如台湾一样,冰岛面临市场规模的问题,影人必须在有限的资源内拍片,身怀多技。台湾电影却引起冰岛观众意外的共鸣:飘摇在强权夹缝下的历史、坎坷的国家主权历程、小国小民的心情与志气,在这样的背景下拍片的台湾影人,以作品鼓舞着冰岛人,让他们为之惊艳。映后座谈观众的提问固然还围绕在一般的初阶问题,但真诚好奇的耳朵是创作者的珍宝,提醒我们须耐心诚实地讲述自身。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回到伦敦,台湾自办影展所面对终极挑战是怎幺自我定义、与新的观众产生联繫、创造新的观影经验,最终并促成新的商机——没有商机的电影,最终将无法撑着产业站立起来、并支持创作者的创作自由。

Aephie 于是找了 Curzon cinemas, DocHouse, Birds Eye View, Art Cinema 与 Tate Film/Tate Modern 合作,共同策展。原本英方只想放映台湾的得奖片,可是由得奖片串起的影展,再度是受制于他人选择的集锦——美则美矣,但主体消逝。因此 Aephie 拒绝得奖片影展,对于台湾如何昂然地自我定义的课题,她高高悬起「过敏原」的牌子,作为影展主题:许多其他土地一碰就过敏的题材,台湾却有着能与之共生的特异体质;但台湾本身也是一个会引发过敏的题材。影展的每部片,既是对「台湾是什幺」的诚恳试答,也是一则对过敏原的诠释。

本次台湾影展的开幕片是胡金铨导演的「龙门客栈」,在武侠类型电影中,龙门客栈拍出了艺术性,但那也同时是在大中华意识作为官方认同的时代,大中华想像曾模糊地吸引了不同地区华人的投射,也许间接地,蔡明亮导演以「华侨」之姿作为「新住民」来到台湾,成为这个社会的肌理之一,相互吐纳。而他的「不散」(多幺反差的片名啊)隐隐地对大中国想像阖上了曲终人散的大门。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蔡明亮导演在此次的台湾影展有一连串的作品参展、举办大师班,更与 Tate Modern(泰德现代美术馆)合作。这是艰辛不能为外人道的成果:策展团队曾一週二次和 Tate 联繫,持续了四个月而音讯全无(所以不要抱怨履历难递了,这个团队可是被英国人已读不回大约四十次),最后金石为开对方同意喝杯晨间咖啡,这杯咖啡让 Tate Modern 策展人 Andrea Lissoni 兴奋起来,火速敲定了档期,在主场馆推出蔡明亮单元。Tate Modern 网站上打上文化部与台湾影展的 Logo 对新的观众群招手,而影展则另外为了重头戏——蔡明亮导演的 VR 电影「家在兰若寺 」,打造了专属的放映室。

Aephie 一开始就决心台湾影展必须闭幕在一场社会运动电影上:抵抗,为了所爱而义务反顾地给出自己。对原住民而言,殖民与掠夺仍是现在进行式,于是抵抗也必须是现在进行式,没有人比巴奈——正为传统领域的完整而持续抵抗至今的人,更够唱出抵抗的灵魂了,同场放映了台湾原住民抗争的历史片段,身为汉人,在这些影片之前,我羞愧到无地自容。但不去面对内在的暴力与压迫,台湾无以成为台湾。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台湾影展急急捕捉各式的「过敏原」,展现台湾电影们的特异体质——那些关乎同志的(日常对话)、无家者的(流浪神狗人)、原住民的(只有大海知道)、戒严过往的(幸福路上)、台湾历史与认同的(红盒子、短片单元 Reality Check),甚至是温馨恐怖的电影(红衣小女孩);却它更想捕捉那些持续不懈、蹲点深掘台湾特异体质的电影工作者身影:陈芯宜导演花十年拍摄行者、黄惠侦导演花二十年拍摄日常对话、崔永徽导演每年前往兰屿办戏剧营花了七年琢磨只有大海知道、宋欣颖导演花十年孵出幸福路上等等。当他们说好一个故事,是否我们能用值得的价格把他们推到新的观众前呢?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这也是为什幺和 Curzon cinemas, DocHouse 等一同策展是重要的策略。它们不只是电影院的经营者,本身也是片商,由于每场放映原则上都有台湾影人的参与,自然创造了让电影工作者与国际片商直接接触的机会。再一次,我们需要台湾影展去培育市场,因为唯有如此,台湾电影才可以不必是别人的花絮,不再大批发式地买几送几,而是由真心喜爱这些作品的人,以合理价格推介出去。

所有的影展都要颁奖,Aephie 说,但若台湾影展到外地去颁奖给台湾电影就太没意思了,让我们颁奖给看台湾电影的人吧!于是去年台湾影展的暖身活动是去英国八所影视专门学校办影评大赛,影展推介片单,并颁奖给针对片单写出最好的影评的学生。这八所学校都是影视、媒体与新闻的专业科系,这样的策略有别于过往将文化补助着重于外国汉学或台湾研究的科系,接触了背景迥异,年轻的新一代媒体人、创作者与观影人。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台湾影展的主视觉,是一只(喝着珍奶的)猫鲸鱼海怪(Katthveli SeaMonster)。猫鲸鱼存在吗?但看过的人再也无法磨灭对猫鲸鱼的记忆。Aephie将之作为一则隐喻:「台湾的存在,就在自己还在讨论自己是什幺样貌与别人是怎幺看到之间,陆续地被形容出来。」在这个隐喻里,我们始终必须记得,在人皆曰不存在的时候,猫鲸鱼始终兀自优游,所须找寻的,是「谁」、「怎幺看到」又「怎幺形容」。台湾影展的奖项,有梗而浪漫地颁给最能说说猫鲸鱼的人。

《杨雅雯专栏》台湾影展在伦敦:影展成功是闭幕后能在市场长存

明年,影展的计画是颁发剧本创作的奖项、让台湾电影成为别人创作的灵感,并促成在北欧的创投会议,搭建北欧资金与台湾电影间的桥樑。影展璀璨有时,但成功的影展是在闭幕后市场长存。

岛屿所面对的是海洋,海洋不是阻隔,而是道路,通向他方——祝福台湾影展大胆浪漫地开幕。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台湾影展在伦敦:讲新的台湾故事给新的朋友听。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澳门永利app下载地址|集衣食住行需求|以及生活百科|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官方网站 申博sunbe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