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K逸生活 >【阅读书斋】《手绘台中日和》:在地人带你逛台中的专卖记忆 >

【阅读书斋】《手绘台中日和》:在地人带你逛台中的专卖记忆

2020-06-13 21:35:23 作者: 553


还记得前几年作家刘克襄曾说台中早点文化贫弱,引发一阵热议,许多人纷纷跳出来为台中的美食反驳,像是麻芛汤就是台中的特产,其他地方很难吃到这样的美味。身为台中在地人的图文作家 Fanyu(林凡瑜),在游览过世界的美景后,决定回头咀嚼家乡的精华。
我家的忠孝路
【阅读书斋】《手绘台中日和》:在地人带你逛台中的专卖记忆
好友 D 是台北人,和她是前公司同事,但因为不同工作单位,我们真正变得熟悉亲近是在两三年前她移居台中约一年左右的事。那时她的工作生活圈在西区附近,一晚我们约在我当时后火车站附近的租屋料理晚餐,骑机车载她经过忠孝夜市时,她不禁惊呼:「这是哪啊?好不像台中喔!」

忠孝路是每晚都有营业的常设型街道夜市,从台中路口至国光路口约六百公尺左右,源于日治时期,正繁华的时候我们才刚出生吧,听说那时「帝一火锅」三间门面天天全客满、甚至「味泉米糕」是得踩着排骨的骨头走进去,「鼎王麻辣锅」更是自此发迹。而今市中心渐渐北移,盛况不再,大多是附近住户或中兴大学学生前来觅食。

比起夜市,我更依赖白天的忠孝路多一些。

自我5岁搬到台中后,我们家便在国光路与忠孝路口附近的社区大楼一直住到九二一地震为止,因此从小的外食几乎都在此解决,可说是厨房般的存在:早餐吃虱目鱼粥配炒麵、中午外带「鲁肉庄」便当或是「好来自助餐」、国中发育时期三不五时来杯「美乃屋」的木瓜牛奶配烤土司、感冒喝「茗阳甘蔗大王」、夏天夜晚就算边挥汗也要吃笼「吉蜂蒸饺」⋯⋯

这些店吃到后来都变得像是邻居,就算现在全家人搬离此区,偶尔怀念或不知道要吃什幺时,还是会绕过来忠孝路。先前某个早上心血来潮,游完泳自己去吃合作街口的虱目鱼粥,上一次跟家人来吃至少是十年前了,所以也没预料老闆娘会认得我。殊不知一坐下、摊开报纸配着鲜鱼汤喝时,「阿恁爸最近没去打球喔?」老闆娘靠过来闲聊,一边回报全家人近况一边讚叹她的记性。相对的,这些店家的传闻轶事也是我们家餐桌上的话题,比如哪家老闆过世了、现在儿子接手;或是某间餐馆的婆媳之争闹到关店歇息⋯⋯消息来源不可靠但倒也替饭菜增添滋味。
招牌字体散步
【阅读书斋】《手绘台中日和》:在地人带你逛台中的专卖记忆
某个週末清晨,趁上瑜珈课前空档骑车闲晃,下意识弯进以前工作常走的民生路,过台中女中时突然看到「民生肉圆」的招牌字很美,趁早上七点没什幺人,折返下车拍照,拍完时突然听到不太客气的女性声音冲着我来。

阿姨:「阿你今嘛是咧翕按怎欸?(妳现在是在拍什幺意思的?以下对话皆为台语)」我心想,来了来了!我又被当成奇怪的人了。
我:「我拍那个字很美啦!」
阿姨:「??」她一脸狐疑,表情摆明了不信。
我:「那个招牌的字很美啊!妳是这里的人吗?」我试图扯开话题。
阿姨:「我管理员。」
我:「我以前读女中,常常来这里吃(才怪),今天经过看到觉得美才拍的。」呃,讲一些个人情感面或许可以软化气氛吧?
阿姨:「喔~所以妳要做生意喔?」啊不妙,我大概被误会是肉圆店的商业间谍了。
我:「谋啦!(手比上方)妳看,上层帆布招牌还是手写字,现在都电脑字了,这个很少见很特别耶!」
阿姨:「喔对⋯⋯那妳到底是做什幺的?」
我:「设计啦!」决定乱讲一个阿姨可以理解、又不至于开展分岔更多话题的答案,看来奏效。

喜欢「街道观察」或「字型设计」的人,对于这样的对话场景想必不陌生,字型设计师小林章先生也曾因为在蒐集欧洲各地「STOP」标誌时,遭到警察关切。毕竟旁人是很难理解这些「平凡」「普通」的东西,称不上美景或历史地标,到底有什幺好拍的呢?尤其台中人习惯汽机车代步,除非逛街闹区,一般街道上行人并不多,独自一人拿着相机走在旧城,时时感到有好奇注视黏在背后。

而我是喜欢「读字」的人,眼球总在追逐着生活中各种文字,早餐必得读报、骑车则读公车司机姓名、走在街上更是不停留连在店家招牌、手写海报、宣传或警语之间,加上从小练习书法,喜欢中文字藉由线条粗细疏密产生的空间变化,只要遇到不常见的字体,或是比例布局展现独特美感的,就会像「捕获野生明星」般见猎心喜,宛如标本採集,剪下贴上到脑中的字体地图。
【阅读书斋】《手绘台中日和》:在地人带你逛台中的专卖记忆
而在台中,中区可说是字体採集者的宝窟,曾经繁华而密集的银楼、旗袍西装店、歌厅、中药店、诊所⋯⋯正因为失去了商机与人潮,店家汰换率不高,多半维持在三、四十年前模样,沉静的过着日子。当时因店制宜的招牌设计,以及上头电脑字型还没普遍氾滥使用的特殊字体也因此得以保留,这幺看来,中区的没落焉知非福。

说到招牌设计,则不可不提台中在地的艺术家、被称为「广告界祖师爷」的王水河先生。高龄 92 岁的他,从小便展现美术才华,14 岁开始当看板店师傅、16 岁自行创业,除了早期的电影看板绘製外,后来更跨足广告、招牌、室内设计、建筑规划等领域,1960 年代有许多酒家、舞厅、饭店都是由他一手包办设计,如已歇业的「森玉戏院」、正在整修的「南夜大舞厅」便是;旧城导览若有走到「宫原眼科」,通常会顺带提到门口地上的「水河体」──他融合了各种书法的个人风格字体,较长形的圆体或「蕃薯体」。

晚期他则专注于雕塑油画,至今创作不辍,今年还举办个展;而他位在和平街的住家就在我先前租屋隔壁巷、我先前上社区大学的教室「台中地政大楼」建筑也是他所设计,可说是在身边的艺术传奇。

「用新的视角观看城市。」日本建筑史家藤森照信先生是《路上观察学入门》作者之一,他给观察入门者的建议这幺说。对我而言,睁大眼在巷弄里追蹤字体,就是永远玩不腻的城市抓宝游戏。

参考:
justfont 部落格文章〈台中中区字体散步:寻找水河圆体〉
《执着与自信的传奇:艺术家王水河》
【阅读书斋】《手绘台中日和》:在地人带你逛台中的专卖记忆
文/Fanyu
内文节录自《手绘台中日和:快与慢、晴与雨、南与北的中间生活》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澳门永利app下载地址|集衣食住行需求|以及生活百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手机版下截 金沙2278jscom